關注民生周刊

微信
微博
微博|微信

掃一掃,用微信瀏覽

|客戶端
法治人民日報全媒體平臺
當前位置:首頁 > 法治

服刑人員未成年子女受關注 不同類型應出臺細化政策

來源:新京報2021-01-19 09:49:55

近年來,服刑人員未成年子女這一特殊群體受到了越來越多的社會關注。父母在高墻內,他們中的一部分成為事實上的“孤兒”,但又不滿足“孤兒”的定義,無法享有相應的社會救助,很多孩子曾經處于無人照顧、生活困頓、教育和醫療資源缺失、被歧視和排擠的狀態。

2019年,民政部、司法部等十二部委聯合發布《關于進一步加強事實無人撫養兒童保障工作的意見》,明確將事實無人撫養的服刑人員未成年子女納入保障范圍,提出民政部門應履行主管部門職責。

圍繞這一群體的現狀、政策等問題,新京報記者采訪了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兒童福利與保護研究中心主任張柳和河南師范大學社會學院教授王君健。

全面持續的統計數據是政策制定的基礎

新京報:關于服刑人員未成年人子女的規模,目前只有司法部2006年發布的一個數字,截至2005年底,我國這一群體總數逾60萬人。你能介紹一下這一群體的最新規模嗎?

王君?。核痉ú康慕y計中顯示,截至2005年底,在我國各類監獄服刑的156萬名在押犯中,有未成年子女的占30%左右,且一定比例的服刑人員有不止一個子女?!吨袊y計年鑒》顯示,到2018年底,我國在押人員數量約為180萬,那么我們根據上述比例推算,截至2018年底,服刑人員未成年子女約為69萬。

新京報:服刑人員未成年子女的統計工作是否還有待細化?

張柳:如果我們想讓兒童的問題被發現、被解決,全面持續的數據是非常重要的。有了數據,我們才能看到孩子的狀況,知道我們需要提供什么樣的制度設計,評估孩子們的問題是否得到改善?,F在不只是服刑人員未成年子女這塊缺少定期公布的統計數據,展開一點說,兒童相關的數據也是相對缺乏的。

要做好兒童數據統計,我們首先需要建立一個統計口徑,比如男女、年齡,分類之后,才能進行下一步的數據分析?,F在更強調大數據,通過客觀循證才能制定出有說服力的決策。

新京報:2006年司法部的數據顯示,當時服刑人員未成年子女中有9成沒有得到任何社會救助,現在呢?

王君?。赫w現狀仍需要更多調查,有一些數字可以參考。目前,這一群體的人數預計超過60萬,但全國專門從事這一群體救助保護的民辦非盈利機構只有十幾家,可容納人數相對有限。以河南新鄉的一家救助機構為例,只能照管70-80個孩子。民政部門雖然有未成年人救助保護中心和兒童福利院,但不只是救助這一個群體,可以提供的養育人數不好估算。

大量服刑人員未成年子女還是散居在社會上由親屬照顧。從我們觀察到的情況看,如果家里有祖輩和父輩親屬愿意承擔監護責任,那孩子的生活狀況應該說還是有一定保障的。

群體特征:有心理創傷,難逃社會標簽

新京報:你提到服刑人員未成年子女主要有機構集中養育、在家庭散居兩種養育形式,如何評價這兩種形式?

張柳:家庭養育對于兒童的身心發展是最好的。我國有家庭寄養制度,對于農村留守兒童或服刑人員的未成年子女,還是優先推薦委托監護,也就是由孩子的親屬或身邊的人承擔監護責任。但是集中養育也必須要有,國家要保障這個孩子在無處可去的時候有地方安置。因為兒童首先是家庭的,但是最終是國家的。

民政部門管理的集中養育機構就是兒童福利院和未保中心,他們有場地,也有專業人員,可以為包括服刑人員未成年子女在內的部分事實無人撫養孤兒提供專業照顧。

王君?。杭胰说年P懷和給孩子帶來的精神力量是救助機構難以提供的。我們一直都在呼吁,兒童救助工作能由家庭做的就讓家庭做,政府可以為家庭提供支持或資助。能在社區里養育的就在社區養育,生活在原生環境里有利于孩子的成長。實在沒辦法的,國家來兜底,但集中養育機構不宜常住,只是一個簡單的過渡。

事實上,我們在集中救助機構里有時也會采用類家庭的撫養方式,比如在河南的一個項目里,我們也設置了“父親”和“母親”的角色,通過角色扮演的方式來模擬家庭,但這和原生家庭還是不一樣的。最不同的一點是,父母兩個角色都由女性社工擔任。這樣做也是為了降低發生兒童侵害事件的風險。

新京報:服刑人員未成年子女這個群體有哪些特別之處?

王君?。河袃蓚€特點是比較明顯的,一個是有心理創傷。在集中救助機構里,父母是刑事犯罪的孩子比較多,這些孩子可能目睹過暴力行為,他們出現心理創傷的概率也高。

另一個是社會標簽。因為他的父母有過犯罪行為,被強制限制了人身自由,對孩子來說,這個標簽是逃脫不了的,在社會大眾眼中是不一樣的。

新京報:那如何有針對性地提供援助呢?

張柳:心理問題不好解決,很多孩子跟自己親人都很難溝通,更別說跟一個外人。怎么讓孩子愿意說真心話,按照兒童心理發展的路徑給他正確引導,都需要根據具體情況進行精準服務。這就對心理咨詢的隊伍提出了專業化要求,需要專業力量持續、長期地投入這項工作。

王君?。何覀儏⑴c過一個河南的救助項目,在那個兒童福利院里,只有院長和民政部門的領導知道孩子們的父母是服刑人員,其他人都不知道,認為這只是一個普通的福利院。這種做法應該說可以把標簽化的印象降到最低。

建議針對不同類型兒童出臺細化政策

新京報:在對這一群體的救助過程中,政府部門和社會組織之間的關系是什么?

張柳:兒童福利保障工作主要是政府的責任,但政府做不了也不適合做所有的事情,社會組織就是非常重要的補充,這兩者是一個互補的關系。

包括對兒童一對一的了解、分析、回訪、建立信賴關系在內的專業服務,交給社會組織去做就可以了,政府需要通過制度設計和管理,對這些組織和機構進行規范和引導,比如加強資質管理、在兒童救助領域設置從業禁止規定等。

王君?。赫咧贫ê唾Y源調配由政府來做,具體到某一領域的具體實踐,最好由專業的人來做專業的事。救助工作可以一部分交給市場,一部分交給專門的社會團體和社會組織,最后的最后還是要由政府兜底,沒人做的還是要由政府來做。

新京報:目前政府針對這一群體的保障政策充分嗎?

張柳:近年來,我國發布了很多兒童保障政策,比如2016年國務院關于留守兒童和困境兒童的意見,2019年民政部等十二部委關于事實無人撫養兒童的意見等,但國家層面的兒童保障政策還是少。你可以和養老政策的數量比較一下。

在事實無人撫養的兒童里其實還有很多小類,父母雙方重殘、重病、服刑、強制隔離等等,不同類型的兒童,需求也不同,在制度設計上也應該是不一樣的,比如服刑人員子女需要心理救助,殘疾兒童需要康復救助等。

新京報:理想的政策保障水平是怎樣的?

張柳:我認為,理想狀態是針對不同類型、不同需求的孩子,都能出臺相應的明確的政策。就像國務院2018年發布的《殘疾兒童康復救助制度》,明確了救助對象是殘疾兒童的康復救助,還設置了不同年份計劃實現的目標。

除此之外,兒童保障工作也需要更多資金保障,這是一項需要長期財力投入的工作。是否可以把兒童工作的經費納入到一個獨立的預算門類里面?我國的教育投入就有明確比例,每年要占到GDP的4%。兒童的經費投入是不是也可以有個明確的比例?

(記者 韓沁珂

(責任編輯:羅芳菲)

合作單位

友情鏈接

民生網新聞熱線:010-65363346  010-65363014        投稿郵箱:msweekly@sina.com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65363027        舉報郵箱:msweekly@sina.com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2254號    |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0120180029    |    京ICP備10053091號-5    |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捕鱼达人3官方网站 陕西11选5走势图规则 澳洲10是哪个国家的彩票 江苏11选5走势图遗漏 河北11选5前三跨度走势图 澳洲幸运10开奖软件app 江苏11选5任7胆拖 腾讯分分彩必赢技巧 福建11选5全部玩法 江西时时彩现场开奖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带线 幸运飞艇走势图彩控 吉林时时彩快三预测 上海时时乐开奖jieg 重庆快乐十分是国家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彩票网百度 澳洲幸运10开奖网址走势